然而

2020-12-12 19:07

其实,在腾讯和阿里巴巴未掀起打车烧钱大战之前,在it业发达的深圳市,打车软件已经被不少市民用得炉火纯青,但其带来的弊端也引发了不少人吐槽。

至于乘客和司机使用双软件拿双补贴的做法,朱列玉认为可以通过个人信用管理对其进行规范,其他的问题市场会自行调整,政府不必介入。但是,对于有些出租车通过打车软件加价才提供服务,政府就应该进行规范,设定一个指导价。

据了解,如果司机使用的智能手机性能比较差,也不使用3g以上的网络,在竞争力上就会明显削弱。有的司机因为年龄偏大,不想换手机或者还不懂熟练地使用,对新模式的打车也会敬而远之。

2月26日,上海宣布禁止出租车在上班高峰期使用打车软件。27日,这一消息在全国迅速传开。这对这两个月沉浸在“土豪补贴打车”盛宴中的草根精明人来说,这是个不太好的信号。

对此,全国人大代表、律师朱列玉表示,提供补贴的互联网公司并没有以低于成本的价格来销售产品和服务,也没有诋毁他人的名誉,并不属于不正当竞争。“这是一种市场行为,政府还是少管为妙。”朱列玉说,政府没有权力禁止打车软件给百姓带来的实惠。“这是网络时代的新事物,不懂可以学,老人家也可以学。”

有人认为,从传统商业竞争来说,为用户提供服务,收取费用才是正常的市场交易行为,互联网公司则是反其道而行,不仅不收费,还提供补贴,违背了正常的市场规律,属于不正当的竞争。

不过,在去年5月份,一份抬头、署名均为“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员会客运交通管理局”的《关于加强手机召车软件监管的通知》便陆续发到了各出租车司机手里,要求司机卸载打车软件。

张锦文是深圳一名公务员,家住福田的她以前上班的时候,稍等一下总能等来空车,但自从去年打车软件火爆之后,她经常走到街头伸手拦车都打不到车。“明明是空车,但他们就是不靠边停。”她也知道有打车软件这一神器,但由于担心银行账户捆绑手机上不安全,她很是抗拒。“如果任凭司机一路为了抢补贴,那打车市场不就乱透了。”

多地陆续叫停打车软件

政府该不该对惠普大众的打车软件叫停?“我觉得这是网络科技发展的结果,谁也阻止不了,政府也没有权力阻止。”27日,接受采访的广州市人大代表曾德雄如是说,他认为市场竞争催生的打车软件不管能存活多久,老百姓都应该欢迎它,享受它。

虽然目前广州的交通部门并未发出禁令,但广东省交通厅副厅长刘晓华已表示,打车软件是个新鲜事物,在发展初期需要观察。目前没有任何结论性的意见。但是最基本的三条要保证:第一,作为出租车行业来讲,要保证没有使用打车软件的乘客能够公平获得坐车的机会;第二,要保障运行的安全;第三,不要引起行业秩序的混乱。 “在适当时候,需要政府出面的时候,政府就会出手”。

不仅是有乘客对打车软件抗拒,也有的士司机很不满。“半天下来,微信还没有把钱打给我,跑了五趟,优惠只给了我一次,也不知道是网络拥挤问题还是什么原因。有的客人最后还是没能用微信的银行卡支付,结果就和我们讨价还价。”的哥张师傅表示很不耐烦。

“我看他们还能补贴到什么时候?”同样对打车软件很抗拒的还有深圳退休老人秦先生。即使他懂得使用软件,但他对企业这种烧钱补贴的做法却很不屑,认为此举必不长久。然而,抗拒的结果就是有一次,他和老伴要去医院看病,活生生地看着面前的的士被一年轻人截走,最终二老唯有坐公交车解决。

“这是企业自愿的市场行为,政府的管理要与其博弈吗?”这是很多网友的疑问。27日,羊城晚报记者采访中发现,对于打车软件这一互联网时代的新生事物,众人爱护有加,但同样也有人指责其搅乱了市场,坏了规矩。

或许,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。恰恰,在这场补贴盛宴中,政府应该担当怎样的角色?是该出手相助,还是静观其变?这可能会成为一个公共管理的新课题。

利弊之争早已有之

有人大代表建议少管为妙

本月20日,北京市交通委运输局也发布规定,要求每辆出租车只允许安装一个手机叫车终端。发出禁令的还有上海交通运输和港口管理局,26日晚该局发布消息,从3月1日开始,禁止出租车在早晚高峰时段使用打车软件,原因是其认为打车软件“已不同程度影响了出租汽车行业公平、公正的运营市场秩序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