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我们在为这座城市做贡献时

2021-03-25 09:09

2011年,北京关停农民子弟工学校时,引发了当地外来务工人员的伤心,为什么我们在为这座城市做贡献时,我的娃不能得到平等的教育权?为了政策的大方向,农村的学校已经从55万所减少到26万所,大量的学生因而流失。现在,我们难道还要继续让更多的孩子失学吗?

小编注意到,有人建议改“建”为“改”。与其投入大量物力财力兴师动众建公立幼儿园,不如将原有的“黑户”幼儿园备案“上户”,让民办幼儿园“公办”化管理运营,加大承认“民办”幼儿园“合法化”,让“黑户”幼儿园趁早走到头。

深圳石岩“黑幼儿园”扎堆藏身农民房,几十个娃挤在不足百平方米房里,当地记者暗访发现,有些大型幼儿园表面正规,但实际上没有办学许可证或正在申请办学许可证;而那些民房内的小幼儿园,更是连基本的办学条件都没有,楼道狭窄,卫生条件简陋,师资力量薄弱,在教学和安全上均存在问题。

在《中国农村教育发展报告2011》课题组走访的175个村庄中,仅有1个村庄里有公办幼儿园,其余全部是民办幼儿园和农村小学附属园,这些“无户 口”幼儿园并未被纳入国家的统计范围。更宏观的数据是,国内90%以上的幼儿园都是民办幼儿园,公办幼儿园只占不到10%。(1月7日《中国青年报》)

针对深圳黑幼儿园藏身农民房一事,当地有市民说,如果取缔了,这些孩子去哪里上学?这些黑幼儿园的孩子很多都是来深建设者的孩子,因为收入原因读不起收费昂贵的正规幼儿园。

除了无证幼儿园,还有很多设在民房内的“黑幼儿园”。相比无证幼儿园,这些“黑幼儿园”条件更加恶劣。通常隐匿在民房内,没有消防通道、卫生许可证和房屋安全报告,存在非常大的安全隐患。有的办学场地稍大,能容纳近百名孩子,还有30~50名孩子挤在不到百平方米的小房间,教授孩子的老师是否有幼师资格证无从知晓。详细

同时,在公办、民办幼儿园面前,有关部门要两手抓、两手硬,使公众从心底去接受、去相信民办幼儿园的质量,摘掉迷信“公办”幼儿园的有色眼镜, 这定将会使十分有限的幼儿教育建设走向无限、宽广的环境,也会让我们的孩子在公办、民办教育的携手努力下翱翔于属于自己的蓝天。

很多人认为“教育水平在21世纪的今天已经是一个国家是否强大的最重要依据”,我们也常说“再苦不能苦孩子,再穷不能穷教育”。既然如此,那么为什么90%农村孩子就读于“黑户”幼儿园,为何现状与我们的重视不相吻合甚至大相径庭呢?详细

关闭黑幼儿园不可怕,但关闭后被迫失学的孩子才是最令人揪心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