截止到昨天西方收市的话

2020-12-18 09:53

和涨价前的生意火爆,车辆大排长龙的景象截然相反,这两天,各个加油站的生意都很是清淡。安顺路上一家中石化加油站的加油工老张说:

【周期可能到10天甚至到一个星期,取消最低涨跌价的限制,你涨2%我也调,涨1%我也涨1%。还是会规定一些上限,比如国际油价大涨比如10%,那我们可能考虑对国内经济的影响,就涨5%。异常波动的时候有个缓冲。】

【3月26号前后窗口打开,26号或者27号价格如期下调,截止到昨天西方收市的话,三地的变化率是负的4.7。国内调幅在300块钱左右吧,每升大概2毛5左右。】

【我一升剩下三毛多钱,40升也蛮好了。(现在排队不是很厉害,市区里有便宜两毛的,人家就不愿意过来了。)】

【今天加100块的人蛮多的,都听说有可能要降价了,少加一点。好多人都算算用。】

【主要是我们调价的周期太长,显得比较滞后,跟国际油价走势不同步。但还有一个特殊因素,春节的时候本身是该早一点涨的,但是你上调把它拖后了挺长时间,那时候国际油价已经在往下走了,所以给大家的感觉就更明显。】

东方网3月25日消息:随着国际油价持续下行,国内成品油价今年第一次下调在本周兑现几乎已是板上钉钉。眼下最大悬念在于,酝酿近两年时间的成品油定价新机制,会否伴随这次降价同步出台。

“涨快跌慢”历来是人们对国内油价调整的诟病之处。在储节旺眼里,最近的一个调价周期,非常典型地反映了现行定价机制的缺陷所在:

月初的全国两会上,时任国家发改委主任的张平对成品油定价新机制再一次进行了“吹风”。储节旺说,整个机制的构架,在业内已经不是什么秘密。眼下的悬念,就在于其是否能否伴随着油价下调的此次下调,正式出笼:

【国际油价不是一直在跌吗?(跌了一个礼拜,发改委不会跟着跌的。它要根据22天一个时间段的限值,来评分,再降下来。这个不是一次两次了。)】

距离油价最近一次上涨不到一个月,国际油价调头向下,跌跌不休,使得国内参照的三地原油变化率已经迈过了负4%的调价红线。目前,整个市场都在静待“22个工作日”调价周期的到来。息旺能源分析师储节旺说:

照此计算,上海市场93号汽油的售价届时将下降到每升7块7毛5左右。然而,不用等到降价那一天。眼下,一些民营加油站的优惠价格,就已经定在了每升7块6左右,比最高限价便宜了3毛6,优惠1毛5到两毛的加油站就更多了。也难怪,习惯在这些地方加油的司机们,已经无所谓中石油中石化这“两桶油”的价格届时能降多少了: